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钟正生 > 期待响晴——2018年中国宏观经济展望

期待响晴——2018年中国宏观经济展望

 
文 | 钟正生 张璐 
 
主要观点
 
2017年,中国经济呈现出“稳中向好”势头,外需的大幅改善和房地产市场的超预期强韧,增强了政府对中国经济“韧性好、潜力足、回旋余地大”的信心,也在资本市场上掀起了中国经济“新周期”的激辩。2018年作为十九大之开局,党中央将经济工作的重点转向围绕“高质量发展”,打好“三大攻坚战”,在“切实加强地方政府债务管理、保持房地产调控政策连续性、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重点防控金融风险”等要求下,中国经济能在何种程度上延续2017年的良好势头是宏观研判的焦点。
 
对此,我们有两个基本的判断:
 
一是,中国经济尚处于结构调整的初段,新经济的体量尚不足以带动中国经济重返高增速。首先,GDP在现有增速平台上的企稳,仍主要来自中国经济的传统驱动力——出口、基建和地产对总需求的有效托底,制造业的技术升级也是在这一语境下讨论的。其次,才是服务业和新兴消费开始迎头追赶中等收入国家,但尽管其在发展中涌现出诸多亮点,在体量上仍不足以全然抵消传统经济收缩的趋势。举例来说,12月中国新经济指数(NEI)显示,新经济投入占整个经济投入的比重为31.4%,而这还只是一个增量意义上的比重,考虑到庞大的GDP存量,新经济更加难以主导中国经济的走向。再次,在人口红利日渐衰减的背景下,随着经济结构由高劳动生产率的第二产业向低劳动生产率的第三产业迁移,中国经济增速的中长期趋势是逐渐下移。人为的财政货币扩张可以带来经济增长的短期提升,但难以改变这一长期趋势。
 
二是,2018年中国经济处于结构调整的“窗口期”,迫切需要在“稳增长”与“防风险”之间取得良好平衡。2016下半年以来,全球经济体呈现出一致向好的势头,货币政策从分化走向统一的趋势愈发明朗。但中国与发达国家所处的经济周期并非同步。对发达国家来说,随着企业部门资产负债表的渐次修复,其央行逐渐退出QE、提高利率颇为顺畅;但对中国来说,经济中长期来看仍在筑底阶段,经济发展中的结构性问题和潜在风险尚未得到根本解决。一旦在不远的将来,全球流动性紧缩进入全面加速期,中国的货币政策独立性就会受到很大挑战,进而对中国经济的平稳转型构成威胁。不过,2018年,得益于欧日货币政策正常化尚显犹豫、美元指数趋弱、以及中美利差保护仍足,中国尚有望葆有较强的货币政策独立性。因此,在这个相对有利的“窗口期”,中国迫切需要对“防风险”赋予更高权重,为维护经济的长期稳定提前布局。2018年中国宏观调控的基调将在这一主线下得以确立。
 
基于以上两个判断,我们认为,2018年财政政策或不会加码刺激,货币政策将突出“强监管+稳货币”的组合。在这一宏观调控基调下,我们预计 :2018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进一步下探,主要体现为基建投资的明显放缓,以及房地产投资的平稳回落,而制造业投资或将呈现温和回升的势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下移,拖累因素主要来自石油类、汽车类和房地产相关消费的透支效应。但在居民收入增速温和回升和农村消费意愿提升的情况下,包含服务消费的最终消费支出有望保持相对稳定。 净出口对经济增长的支撑有望持续,出口将继续受益于海外经济的温和复苏,但2017年加工贸易增长开始显著承压、人民币汇率大幅升值,将对出口增长的空间造成压制。综上,2018年GDP增速或将放缓至6.5%左右。
 
中国经济在攻克防范化解风险、精准脱贫和污染防治三大战役的过程中,将不可避免地经历总量增速的放缓,但这并不妨碍我们更深切地期待中国经济和资本市场阵痛过后的响晴一刻。2018年,在传统行业集中度持续提升,服务业和新兴消费蓬勃发展的过程中,传统行业龙头和新经济前沿企业的股票仍将具备良好的投资价值。经济可能的阶段性的失速,或给债券市场带来阶段性的缓和,但金融强监管的压力将贯穿全年,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正常化将日趋同步,预计长债收益率下行空间有限;经济增速中枢平稳下移的大背景下,商品市场缺乏趋势性上涨的基础,走得更多的或仍将是“预期差”行情,即供给侧与需求侧之间的交错博弈动态。
获取完整报告,请发送邮件至:sales@cebm.com.cn
 
文章载于“莫尼塔宏观研究”微信公众号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