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钟正生 > 美国贸易货币能否双收紧?

美国贸易货币能否双收紧?

文 | 钟正生 夏天然 耿烁
主要观点
上周全球资本市场均出现不同程度震荡,主要受特朗普在关税政策上措辞强硬,以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听证会鹰派态度的扰动。风险事件频发引发投资者对美国贸易政策及货币政策未来走向的猜想。
 
贸易政策方面,特朗普在关税政策上使出重拳,与其先前提出的“美国优先”言论一脉相承,贸易保护色彩极其浓烈。特朗普或出于危机公关考虑,为其连任做准备。作为政府对内整顿经济、对外施展立场的关键一环,贸易政策正是赚取关注的最佳切入点。但由于美国国内和世界范围的利益主体之间矛盾尚存,且法律监察过程尚未完成,具体政策措施的设计与落地仍然存在争议。
 
第一,适用国家存在争议。特朗普强调其征税标准适用于所有国家,不希望任何一个国家在决议中除名,以避免出现联合抵制和套利空间。而部分议员倾向关税政策或应更有针对性的指向个别特殊的国家,以防引起主要铁铝供应盟国的不满从而挫伤美国经济。目前来看,特朗普除计划对钢和铝施行高额关税,还于上周六发文称美国将采用报复性关税对欧盟汽车出口进行反击。贸易战的对象或适用于更大范围。
 
第二,执行的整体经济效益并不明朗。美国钢铁及铝业制造商正努力推进关税政策,强调过低的进口价格会压制其本土竞争力;而下游消费公司则强调提高关税会抬升其成本,或引起向消费者转嫁损失和裁员危机。美国本土产业的利润结构存在洗牌风险,提高关税的整体经济效益存疑。
 
第三,可能导致其他国家效仿。WTO等国际组织表示,可以为保护国家安全利益的贸易行为提供支持,但具体程度和举措却鲜有先例。此次美国铁铝关税议案是聚焦于国家安全层面的商务部调查结果,相关专家担心其他国家将会效仿美国,开始利用安全考虑开展贸易保护,或产生更复杂的经济和政治结果。
 
货币政策方面,鲍威尔在听证会上表示对经济和通胀前景乐观,拟采取加息对抗通胀,货币政策态度偏鹰。叠加美国核心PCE环比创新高,市场对第四次加息预期显著抬升。
 
不过,我们认为这次鲍威尔讲话影响应该是偏短期的。首先,鲍威尔表示,将致力于美联储的双重使命以及透明度。这就意味着,美联储还是会看数据说话:如果后期美国通胀或就业意外回落,加息自然会放缓;而如果经济持续向好,美联储顺势加息预计也不会对资本市场造成很大影响。其次,鲍威尔在证词中留了一条“退路”,他不希望市场预判FOMC,即加息节奏还是由美联储来掌握,而不是像2016年那样被市场牵着走。
 
贸易政策与货币政策双收紧使上周资本市场明显承压,而制造业和核心通胀数据的靓丽表现使我们对今年的美国经济依然较为乐观。短期内,股市受到情绪冲击较大,但若关税政策因阻碍过大而被搁置,鲍威尔态度再度偏向缓和,后期美股或重拾涨势。
 
获取完整报告,请发送邮件至:sales@cebm.com.cn
 
文章载于“莫尼塔研究”微信公众号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