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钟正生 > “金发女孩”时代又来了?

“金发女孩”时代又来了?

文 | 钟正生 夏天然 耿烁
主要观点
3月9日(上周五),美国劳工部报告显示,2月美国非农就业人口增长31.3万,远高于预期值20.5万,创下2016年7月以来的最高值,前值由20万修正为23.9万。2月美国失业率4.1%,略弱于预期的4%,与前值持平。2月美国雇员平均时薪同比上涨2.6%,不及预期的2.8%;1月时薪增速则由2.9%的多年新高下修为2.8%。
 
分部门看,私营部门新增就业显著高于政府部门,二者分别新增28.7万人和2.6万人;分就业类型看,商品生产和服务行业的新增就业均有大幅上涨,分别新增10.0万人和18.7万人。商品生产领域中,建筑业及制造业贡献最大就业增长,分别增加2.1万人和1.4万人;服务生产领域中,零售业、金融业及专业和商业服务临时支持服务业增长显著,分别增加3.6万人、2.0万人和2.9万人。
非农数据公布后,美元指数先跌后涨,黄金快速上涨后下跌,美股三大指数纷纷上扬,上周五当天均收涨1.7%以上。2月初公布的1月非农数据曾引起全球资本市场恐慌性抛售,而这次市场却异常乐观,主要原因就在于薪资增速的变化。1月美国新增就业和薪资增速双双超预期,彼时市场担忧通胀快速攀升,会导致美联储加息提速;2月薪资增速低于预期,市场对通胀快速攀升的担忧下降,而新增就业大超预期又反映出企业和经济表现良好。这种经济稳定、通胀温和的“金发女孩(Goldilocks)”组合非常有利于风险资产,所以美股积极回应。
 
美国薪资数据承压,部分原因可能来自于充裕的劳动力供给。美国2月劳动力参与率63%,上升至2017年9月以来的最高水平,高于预期和前值的62.7%。我们在此前报告《美国通胀难回升的结构性原因》中指出,美国通胀回升缓慢可能有一些结构性原因:一是临时工数量增多导致失业率数据失真;二是非自愿非全时工作人员增多,降低工作时长,压低薪水;三是低薪岗位增多,拉低平均薪资。当我们看到劳动参与率上升,但薪资增速下降时,可能正是这些结构性因素再次体现。
 
薪资增速回落不仅令市场对美联储加速加息的担忧下降,甚至连个别美联储官员也开始考虑延缓加息。芝加哥联储主席埃文斯就表示,倾向于等到3月的就业数据出炉后再考虑加息,也可以等到年中再行动。他认为美联储今年的加息区间在2-4次。我们依然认为,美联储今年加息次数将会达到3-4次,这不仅是因为美国经济自身表现不错,欧日央行开始紧缩也提供了良好的外部环境。投资者在享受当前牛市之时,需要继续居安思危,再来4次的加息或是美股难以承受之重。
 
获取完整报告,请发送邮件至:sales@cebm.com.cn
 
文章载于“莫尼塔研究”微信公众号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