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钟正生 > 流动性新规修订=监管政策妥协?

流动性新规修订=监管政策妥协?

文 | 钟正生 李蕙荃
主要观点
本周债券市场强势上涨,国债期货与长端现券的表现较为强势。本周信用债跌势稍有缓和、利率债显著走强,尤其是长端活跃券与国债期货的涨幅较大。短端利率仍有小幅回调,导致利率债曲线继续走平,隐含税率也进一步压缩。驱动因素来看,本周债市走强与资金面较为宽松、一级招标明显改善、美债利率大幅下探、博弈监管政策放松等有关。当然,4月下旬降准后长端利率快速上行,也是本轮行情修复的一个基础。
 
周五盘后,银保监会发布了《商业银行流动性风险管理办法》,其规则修正包括:其一,放松过渡期指标要求。对于优质流动性资产充足率,征求意见稿要求2018年6月底前达到70%、2018年底前达到100%,此次正式稿要求2018年底前达到80%、2019年6月底前达到100%。其二,延迟流动性匹配率考核。对于流动性匹配率,征求意见稿要求2018年底前达到90%、2019年底前达到100%,此次正式稿要求在2020年前仅作为监测指标,2020年1月1日起执行流动性匹配率监管要求。其三,允许中小银行自主选择考核指标。允许资产规模小于2000亿元人民币的商业银行,在“经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批准”的情况下,变更优质流动性资产充足率考核至流动性覆盖率、净稳定资金比例考核。其四,清晰界定考核指标适用情境等。对于资产规模处在2000亿元临界水平的商业银行,明确要求资产规模达到2000亿元的,首月仍可适用原监管指标,次月必须适用针对资产规模不小于2000亿元的商业银行的监管指标。对于日间流动性头寸管理,明确定义可用资金变化情境包括账面资金、日间信用额度、可用押品等。其五,加强管理信息系统要求,增加 “日间流动性状况”的监测要求。
 
结合数据来看,中小银行大多面临流动性匹配率达标困难的情况。我们利用上市公司年报数据,对流动性匹配率进行了估算后发现:除了吴江银行因为数据有限、难以估算之外,四家农商行的流动性匹配率大多在80-90%附近,达标情况较好的江阴银行该指标也仅95%。而上市银行的资质通常好于非上市银行,这意味着中小银行的流动性匹配率达标难度可能普遍不小。为了达标,中小银行需要主动提高存贷款比重,降低非标准化、短期限的同业负债,以及线下交易的同业资产比重等。这体现了金融监管引导银行业务回表的态度。但在实际操作层面,可能会加剧融资供需错配的情况,导致中低资质主体信用风险放大。
 
整体而言,银行流动性管理规则出现了一些松动,尤其是在放松过渡期指标要求、延迟流动性匹配率考核等方面的变化较大。但具体考核指标的算法修正较为中性,既有纳入央行稳定资金来源、剔除短期稳定资金运用等有利于指标改善的部分,也有缩窄现金流入界定范围等不利于指标达标的部分。其中一些算法调整,也是针对了近期结构性存款激增、信用违约事件增多等的情况,反映了流动性考核指标设计“与时俱进”进行修正的特征。
 
因此,此次银行流动性管理规则调整,并不是单纯的监管政策妥协,更多属于政策阶段性的维稳。基于当前中小银行普遍面临流动性匹配率达标困难的情况,监管层暂缓执行一些考核,向市场传递相对温和的监管预期,以避免政策冲击加剧流动性分层或信用风险暴露,出现“处置风险的风险”。与此同时,将这类指标纳入监测范围,并不排除银保监会进行窗口指导,因此仍会推动银行业务结构温和调整,实际上还处在监管实操阶段。
 
一、债市回顾:做多情绪显著增强
 
本周债券市场强势上涨,国债期货与长端现券的表现较为强势。本周信用债跌势稍有缓和,利率债显著走强,尤其是长端活跃券与国债期货的涨幅较大(图表1,图表2);短端利率仍有小幅回调,导致利率债曲线进一步走平,隐含税率也继续压缩(图表1,图表2)。
 
驱动因素来看,本周债市走强与资金面较为宽松、一级招标明显改善、美债利率大幅下探、博弈监管政策放松等有关。在此有利的时间窗口,市场做多情绪明显增强。当然,4月下旬降准后长端利率的快速上行,也是本轮行情修复的一个基础。本周前半周债券市场强势上涨,既是因为上周末中美贸易战谈判取得了一些积极进展,也与本周利率债供给转弱、资金面维持平稳的预期有关。周三下午公布的欧元区PMI偏弱,导致美债利率大幅下探,一定程度上释放了长端利率的下行阻滞。周四市场比较胶着,除了资金面小幅收紧的因素外,期货表现弱于现券,也反映市场过快上涨的走势具有脆弱性。周五下午,债券市场涨势显著放大,与博弈监管政策放松的预期有关。
 
我们对本周影响市场的主要事件评价如下:
 
其一,中美贸易战接近谈判和解,通胀预期降温有利于债券市场。5月20日,中美发布联合声明称双方达成共识,不打贸易战,并停止互相加征关税。其中,中国同意大幅增加购买美国的商品和服务,但未制定具体的削减顺差金额目标。这意味着中美贸易战在向着谈判和解的方向推进,且中方目前并未做出太多实质让步。其对市场的影响在于,短期内债市受益于避险情绪再度发酵的可能性显著下降。但中期而言,通胀上升的风险会得到一些缓释,而中国加大进口对内需和就业构成约束,经济层面的风险会相对放大,这些对债券市场是相对有利的因素。此外,近期发改委多举措调控煤价,工业品与国际油价上涨势头也有缓和,亦是通胀预期降温的表现。
 
这是因为在我们此前的分析中认为,中美贸易冲突对中国经济和就业的影响不大,但会加剧国内通胀压力。这主要是基于:1)4月中美贸易反制措施不断升级,期间中方回应一直比较强硬,这意味着美国单方面打贸易战的可能性极低。中美贸易战可能介于“不断谈判最终和解”的中等情境与“双方对垒制裁”的最坏情境之间;2)估算来看,若美国单方面采取动作, 500亿美元的贸易制裁量级至多影响中国0.45%的名义GDP增速和0.8%的失业率。而若中国采取对等的贸易反制措施,则对中国经济和就业的冲击会相对缓释,但国内通胀可能面临较大上行压力,因为农产品关税上升会加剧食品通胀、避险需求推动油价上涨,均会加剧输入型通胀。
 
其二,本周利率债净融资转弱,但当前仍是供给旺季,地方债发行或将提速。本周无附息国债发行,政金债净融资也有下降,利率债供给处在旺季比较稀缺的阶段。这导致一级招标结果明显改善,本周发行的两支7年期金融债认购倍数都在4以上,较4月下旬明显回升,市场配置情绪出现好转。当然,这与近期市场供给暂弱、资金较为平稳也有关系。但2季度整体仍是利率债供给高峰,且年初以来地方债发行节奏偏慢,如果按照之前两年情形,6-7月可能出现地方新增债发行大幅扩容的情况,这些因素会压缩供给有利窗口的持续时间。
 
其三,紧信用与金融风险放大的担忧,使得博弈监管放松的预期增强。5月21日,PPP明星企业东方园林发债“遇冷”,加之此前一个月信用事件频发,市场对于民企融资、地产基建现金流等的担忧显著放大。而在货币中性与金融严监管的政策环境中,银行业务回表导致融资供需主体错配,这必然带来信用风险暴露与资金分层加剧,对经济增长与金融风险都会构成负反馈效应。市场也可能因此而博弈监管放松的空间,这在周五下午的行情中得到充分体现。
 
二、监管妥协,还是政策维稳?
 
周五盘后,银保监会发布了《商业银行流动性风险管理办法》。如图表3所示,相较于征求意见稿而言,此次正式稿的规则修正包括几个方面:
 
其一,放松过渡期指标要求。对于优质流动性资产充足率,征求意见稿要求2018年6月底前达到70%、2018年底前达到100%,此次正式稿要求2018年底前达到80%、2019年6月底前达到100%。其二,延迟流动性匹配率考核。对于流动性匹配率,征求意见稿要求2018年底前达到90%、2019年底前达到100%,此次正式稿要求在2020年前仅作为监测指标,2020年1月1日起执行流动性匹配率监管要求。其三,允许中小银行自主选择考核指标。允许资产规模小于2000亿元人民币的商业银行,在“经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批准”的情况下,变更优质流动性资产充足率考核至流动性覆盖率、净稳定资金比例考核。其四,清晰界定考核指标适用情境等。对于资产规模处在2000亿元临界水平的商业银行,明确要求资产规模达到2000亿元的首月仍可适用原监管指标,次月必须适用针对资产规模不小于2000亿元的商业银行的监管指标。对于日间流动性头寸管理,明确定义需要观测的可用资金变化情境包括账面资金、日间信用额度、可用押品等。其五,加强管理信息系统要求。在管理信息系统功能的部分,增加了对“日间流动性状况”的监测要求。
 
此外,在具体考核指标算法上亦有调整:对于流动性匹配率指标,分子部分的资金来源增加“来自央行的资金”,并赋予了70%、80%、100%的最高折算率,对该指标有利;将3个月以内各项存款的折算率由70%降至50%,对该指标不利;分母部分的资金运用补充说明 “7天以内的存放同业、拆放同业及买入返售的折算率为0%”,对该指标有利。对于优质流动性资产充足率指标,将分母部分扣除项目的“可能现金流入”变为“确定现金流入”,其中的同业业务流入、投资债券和金融工具流入都增加了“可正常履约”的限制条件,对该指标不利。
 
结合数据来看,中小银行大多面临流动性匹配率达标困难的情况。我们利用上市公司年报数据,对流动性匹配率进行估算后发现:除了吴江银行因为数据有限、难以估算之外,四家农商行的流动性匹配率大多在80-90%附近,达标情况较好的江阴银行该指标也仅95%(图表4)。而上市银行的资质通常好于非上市银行,这意味着中小银行的流动性匹配率达标难度可能普遍不小。
 
附注一点:由于流动性匹配率指标并未对表内债券投资的折算率进行明确规定,我们参照流动性覆盖率的权重设定标准,将表内债券投资划分为利率债、AA-及以上信用债、AA-以下信用债三个部分(LCR权重分别为100%、85%、50%,表内债券投资在LCR分子部分,权重越大越好),分别按照3个月及以下、3个月至1年、1年以上,进行了0-0%、30-80%、65-100%的折算率假设(表内债券投资在LMR分母部分,折算率越小越好)(图表5)。
 
中小银行为了流动性匹配率达标,需要主要提高存贷款比重,降低非标准化、短期限的同业负债,以及线下交易的同业资产比重等。这体现了金融监管引导银行业务回表的态度。但在实际操作层面,可能会加剧融资供需错配的情况,导致中低资质主体信用风险放大。
 
整体而言,银行流动性管理规则出现了一些松动,尤其是在放松过渡期指标要求、延迟流动性匹配率考核等方面的变化较大。但是,具体考核指标的算法修正较为中性:既有纳入央行稳定资金来源、剔除短期稳定资金运用等有利于指标改善的部分,也有缩窄现金流入界定范围等不利于指标达标的部分。而其中一些算法调整,也是针对了近期结构性存款激增、信用违约事件增多等的情况,反映了流动性考核指标设计“与时俱进”进行修正的特征。
 
此次银行流动性管理规则调整,并不是单纯的监管政策妥协,更多属于政策阶段性的维稳。基于当前中小银行普遍面临流动性匹配率达标困难的情况,监管层暂缓执行一些考核,向市场传递相对温和的监管预期,以避免政策冲击加剧流动性分层或信用风险暴露,出现“处置风险的风险”。将这类指标纳入监测范围,也并不排除银保监会进行窗口指导,因此仍会推动银行业务结构温和调整,实际上还处在监管实操的阶段。
成文于5月27日
 
文章载于“莫尼塔研究”微信公众号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