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钟正生 > 我们为什么关心美国中期选举

我们为什么关心美国中期选举

文 | 钟正生 周韫丽 
主题评论
美国国会选举每两年进行一次,四年一度的总统选举之间举行的国会选举被称作中期选举,其实质是民主党与共和党对国会控制权的争夺。今年的国会选举定在11月6日,竞争目标包括435个众议院席位与35个参议院席位,目前共和党在众议院拥有236比193、参议院拥有51比49的优势。美国国会行使的是立法权,执政党在国会中占据优势将为总统施政提供便利。2010年奥巴马医改法案、2017年特朗普税改法案就分别在民主党、共和党占优的国会中予以通过。不仅如此,国会选举还将影响 “通俄门”、税改等事态的走向,因而本次中期选举受到了全球资本市场的广泛关注。
中期选举的受益者往往是非执政党,因为对现任总统不满的选民将更有动力参与投票,以致非执政党很可能在选举中获得更多的国会席位(图表 1)。以二战后经验,执政党在中期选举中平均丢掉26个众议院席位和4个参议院席位。不过目前看,民主党要想赢得中期选举并不容易。在参议院选举中,民主党必须稳固现有的26个席位(其中包括两个一贯附庸于民主党的独立议员),并争取从共和党手中夺过两至三个席位——也就是在剩余9个席位中做文章,但特朗普曾在其中6个席位代表的州中以绝对优势获胜。
 
而以特朗普的支持率看,共和党的情况似乎也不乐观——总统不受欢迎,执政党在中期选举中往往将失去更多的席位。历任总统中期选举前的支持率不一,但特朗普目前40%的支持率是除2006年的小布什外的倒数第二低(而小布什第一任期内的中期选举支持率高达63%)(图表 2、图表 3)。2010年奥巴马中期选举时支持率是45%,民主党失去了63个众议院席位及6个参议院席位;2014年支持率降至40%时,民主党又失去了13个众议院席位和9个参议院席位。
 
目前市场猜测最有可能的结果是民主党接管众议院,但参议院仍将由共和党掌控。如果共和党人仍旧占领两院的大多数,那么持续贯行税改将被放在首位,这对于资产价格、国内需求来说是偏利好的;如果两院全部由民主党占领,那么特朗普很可能因“通俄门”遭到弹劾,资本市场无疑将有一场动荡,且税改带来的预算问题还可能再次导致政府关门。折中的情况更有可能,即特朗普在立法方面将受到制约(历史上中期选举后国会通过立法议程的效率普遍较低,而据参议院共和党议员John Thune,中期选举后国会或将讨论第二轮税改法案),但总的来说也算是“相安无事”。
 
不过无论哪种情况,中期选举的结果对特朗普贸易政策的影响将十分有限。这一方面是因为贸易政策更多经由行政手段执行,另一方面,从立法的角度,共和党人不太可能反对特朗普,而民主党人也无法在没有共和党人的支持下通过立法,遑论民主党内部不乏贸易保护主义的支持者。除非贸易保护主义行为对本国经济或资本市场产生了极大负面影响,迫使国会作出反应。目前,美国方面受贸易冲突影响最大的应数农产品出口,受影响最大的州包括种植大豆、出口猪肉及其他农产品的堪萨斯州、爱荷华州印第安纳州与内布拉斯加州。以爱荷华州为例,作为在2016年支持特朗普的摇摆州,其大豆出口在全美排第二,猪肉出口排第一。这两样农产品每年的海外销售额超过50亿美元,占爱荷华州出口的一半以上。中国需求骤降将拖累部分农业州经济,这也将影响中期、总统选举——2016年特朗普胜选,八大农业周对其的支持功不可没。
 
海外政策追踪
 
1 欧英央行均维持政策利率不变,贸易摩擦与无协议脱欧是最大的不确定性
 
9月13日周四,欧央行与英央行双双宣布维持政策利率不变。发布会上,欧央行行长德拉吉对欧元区经济给予乐观评价,虽然因贸易冲突的不确定性,经济上行与下行的风险并存。会议声明再次确定年内将终止资产净购买计划,但德拉吉也重复强调欧央行货币政策将是“适应性的”。此外,欧央行进一步将本年及2019年的经济增速预测下调0.1个百分点至2.0%、1.8%,但保持通胀率预测1.7%不变——这可能出于进一步巩固通胀预期的目的,毕竟劳动力市场紧缩与薪资上涨并不完全等同于通胀上行。
 
而英央行行长卡尼在都柏林发表讲话称,英央行将为所有英国脱欧方案做好准备,如果最终英方无协议脱欧,英央行可能加息而非相反。他表示,无协议脱欧可能使英镑汇率再次下跌、关税上升,从而推升通胀。此外,无协议脱欧可能使房价下跌超过35%,抵押贷款利率上升。此前英央行宣布卡尼任期将延长7个月,以确保2019年3月脱欧后的政策连续性。
 
经济基本面分析
 
1 美国中小企业乐观程度指数创历史新高,但受就业结构性问题制约
 
据NFIB调查,8月美国中小企业乐观程度指数创45年新高至108.8(图表 4)。调查主要反馈包括:1)中小企业计划新增岗位与空缺岗位数量均创纪录;2)企业主认为现在是扩张的绝好时机;3)库存投资意愿为自2005年以来最强劲,计划资本支出是2007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不过,调查也显示小企业在招聘到合格工人方面存在困难,62%的企业试图雇佣新员工,其中89%发现没有合格的申请人,这成为制约其扩张的主要因素,同时再次印证了我们在周报中提到的就业中的结构性问题。
 
美国中小企业雇佣人数是私人部门总量的一半左右,每年贡献63%-80%的新增岗位,并创造超过一半的非农私人部门总产出(图表 5)。因此,该调查结果暗示本年美国GDP增速很可能超过目前预测的3%。8月不同的指标间出现分化,但其中多数仍显示美国三季度经济保持了强劲扩张态势,为年内美联储加息扫清了障碍。
 
2 美国8月CPI增速不及预期,但料不妨碍美联储加息
 
8月美国CPI环比上涨0.2%,同比2.7%;核心CPI环比上涨0.1%,为自4月以来最低水平,同比2.2%,均低于预期(图表 6、图表 7)。分项看,服装、非处方药物、医疗服务、无线通信服务价格环比下滑,对核心CPI拖累最甚;二手车、房屋租金、汽油价格上涨,但基数效应使得8月CPI、核心CPI同比增速低于前值。
 
但8月CPI同比增速下滑与2017年初的情况有所不同:彼时时薪增速仅为2.4%,而8月时薪增速已经上行至2.9%,另一方面,产能限制与关税也对生产者价格施加上行压力,因而不太可能出现当时通胀趋势性下行的情况。唯一有可能阻碍通胀上行的因素是进口价格下降,这缘于近期强势的美元。但总的来说,在需求和就业仍旧强劲的支撑下,预计下半年核心CPI同比将在2%以上,支持美联储年内再加息两次。
 
大类资产走势回顾
 
1 美元指数下跌,新兴市场货币反弹
 
上周美元指数下跌0.46%至94.927,英镑欧元上涨(图表 8)。上周美元利空因素层出,其一欧盟首席英国脱欧谈判代表巴尼尔称,在6至8周内与英国达成脱欧协议是现实的,此前持续被脱欧不确定性笼罩的英镑大涨。其二特朗普重提与加拿大达成贸易协定的乐观预期,且美方向中方就新一轮贸易谈判发出邀请。其三德拉吉对欧元区经济前景给予正面评价,重申年内将结束购债。其四美国一系列通胀数据不及预期。总结来说,就是此前避险需求对美元的支撑走软,而美国通胀加速的信号趋弱,导致美元买盘回撤。但周五传特朗普仍希望对2000亿中国进口商品征收关税,加之美债收益率上涨,美元上行回补部分跌幅收于95下方。同样因风险偏好增强因素,上周美元兑日元上涨0.96%,而贸易战利好因素同样提振澳元、新西兰元。
 
上周新兴市场货币大多反弹(图表 9)。上周土耳其央行无视埃尔多安呼吁,在其表示希望降低借贷成本数小时后宣布加息。此举虽已在意料之中,但加息幅度6.25%仍超出市场预料,并大大提振了新兴市场货币。随后埃尔多安对央行加息行为进行抨击,称对央行行为的耐心有限,而他的克制将不会永远持续下去,暗示允许央行升息的空间非常小。土耳其里拉在其发表言论后又陷入震荡。此外,美加有望达成贸易协定也提振了墨西哥比索及一干倚重出口的新兴市场货币。
 
2 上周油价上涨,金价仍旧受制于强势美元
 
上周受飓风影响,WTI原油期货价格涨幅大于Brent(图表 10)。Brent 原油期货价格增加0.7%至77.62美元/桶;WTI原油期货价格上涨1.3%至68.75美元/桶;主要利多因素为,1)伊朗原油出口下滑:8月伊朗原油产量为358.4万桶/日,环比减少15万桶/日;印度8月从伊朗进口的原油量减少52%至38万桶/日;2)在最新公布的EIA短期能源展望报中,EIA下调了2019年美国原油产量的增长预期,将2019年美国原油产量增量从此前预估的102万桶/日下调至84万桶/日,显示了美国产油量逐渐达到饱和状态;3)飓风“佛罗伦斯”逼近美国东岸,致使WTI油价短期快速上扬。
 
上周金价震荡小幅收跌(图表 11)。上周美元走软也未能助力金价站稳1200美元/盎司上方。周中美国PPI、CPI数据不及预期,美元下跌、金价上涨触及两周高位,一度突破1210美元,但周尾美元急涨打压金价重回1200美元附近。据ETF资金流向数据,SPDR黄金ETF上周流出1.6亿美元,全部贵金属ETF资金净流出1.03亿美元,流出量级有所收窄。本月底美联储会议不出意外将宣布加息,利息抬升不利于金价走强,而有关贸易战等风险事件助力美元上涨同样利空黄金,料短期内仍旧难以看到黄金的亮眼涨势。
 
3 中美贸易冲突似有缓和迹象,美欧股市普涨
 
上周美股三大股指均收涨(图表 12)。上周一美股结束四连跌,但苹果股价因此前关税影响商品生产言论持续下挫抑制了涨幅。周二苹果引领科技股跳涨,且油价上涨助力能源股上扬,美股延续涨势。随后美国小企业乐观情绪指数上冲历史新高,但数据对股市影响与此后中国计划要求WTO授权对美国实施贸易制裁的消息交错,周三美股震荡。周四中美贸易似有重启谈判的希望,苹果再次引领科技股反弹,贸易摩擦担忧得到缓解。周五美股尾盘发力,金融及能源板块领涨,周度看道指、标普、纳指分别上涨0.9%、1.2%和1.4%。财报季的淡出使得美股走势与贸易摩擦、美国经济数据等因素关联更加紧密,中美看似矛盾的贸易关系也将持续对美股形成扰动。
 
上周欧洲股市普涨(图表 13)。周首,因此前意大利财长淡化在预算上与欧盟的冲突问题,意大利银行股领涨股市。周二,中国向WTO申请制裁美国,欧洲股市交错下跌。随后美国与加拿大、中国贸易关系有缓和迹象,利好出口商权值较重的德国DAX 30指数,欧股复又反弹,能源股、矿业股与汽车股攀升,周度看欧洲各大股市均录得不同程度的上涨。
 
4 美债收益率全线上行,避险情绪降温意德利差走窄 
 
上周美债收益率全线上行,同时曲线趋平(图表 14、图表 15)。上周一系列通胀数据虽不及预期,但有1440亿美元新债标售,且小企业乐观指数、职位空缺数据显示美国经济仍旧强劲,为美联储加息扫清障碍,美债收益率全线上行。此外,贸易冲突缓解也加剧了美债卖压,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一度上触3%。上周标售的10年、30年期新债获强劲需求支撑,而2年期公债收益率连续4日创10年新高,周尾收于2.78%。10年-2年国债利差收窄1.8BP至0.2182%。
 
上周德债收益率上涨、意债收益率下行,意德国利差走窄(图表 16、图表 17)。上周意债行情延续了此前乐观情绪,欧洲债市间资金仍旧由德法向意大利债市流入。包括脱欧协议有望达成、意大利财政支出将合规欧盟预算限制等消息使欧洲避险情绪降温,土耳其央行的超预期加息更削弱了欧洲受新兴市场动荡牵连的担忧,叠加德拉吉发言表示对欧洲通胀抱有信心,德债收益率震荡走高。意德收益率利差走窄11.5BP至2.53%。
 
文章载于“莫尼塔研究”微信公众号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