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钟正生 > 出口的汇率支撑——9月外贸数据点评

出口的汇率支撑——9月外贸数据点评

文 | 钟正生 张璐 
主题评论
9月中国进口增速进一步回落,而出口增速显著反弹,贸易顺差随之有所回升。数据反映出外需显著回升,内需运行平稳的情况,是超乎市场预期的。进口方面,9月中国从除东盟之外国家进口的拉动均有所下降,从主要大宗商品进口情况看,价格因素对进口的支撑减弱,内需已出现一定疲弱迹象。出口方面,9月中国对除东盟外的各主要国家出口,其拉动均较上月明显增加,人民币贬值及进口价格抬升,可能是出口超预期的关键。目前,出口高增长势头难以持续已是一致预期,中国制造业PMI的出口分项也已展现了出口景气下滑的情况,其在出口数据上的验证更可能出现在11月或12月。
 
关于人民币汇率,我们认为,短期内(美国中期选举之前)美元兑人民币汇率或将在6.9-7之间震荡。目前,美国经济的“一枝独秀”、美联储加息、欧洲银行业问题等支撑美元指数的因素,很大程度上已在市场预期之内,叠加美股陷入调整将影响市场对美国经济和加息前景的预期,美元在美国中期选举之前可能就处于震荡状态。而资本市场动荡之下,中国央行进行逆周期调控的诉求也阶段性增强。而较大的不确定性是在中期选举之后,共和党能否保住众议院,将是近期决定美元、从而人民币汇率走向的关键事件。
一、外贸形势依然良好
 
9月中国进口增速进一步回落,出口增速显著反弹,贸易顺差随之有所回升。按照海关总署给出的季调数据,以美元计价:9月出口同比回升4.9个百分点,至15.2%,仍处于2017年以来的较好景气区间内;进口增速温和回落0.7个百分点,至19.1%,进口景气也未明显恶化,贸易顺差小幅回升14%,至316.9亿美元。以人民币计价,进、出口增速均出现明显回升,且幅度更大,反映出人民币汇率贬值对外贸计价的影响(图表1、图表2)。数据反映出外需显著回升、内需运行平稳的情况,是超乎市场预期的。
 
二、人民币贬值对出口有所促进
 
人民币贬值及出口价格抬升,可能是出口超预期的关键。分国别来看,9月中国对除东盟外的各主要国家出口,其拉动均较上月明显增加(图表3)。这与9月全球制造业PMI展露疲态(图表4)、与中国出口结构相似的韩国出口同比转负、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回落的情况皆有相悖(图表5)。我们认为,6月以来人民币汇率的大幅贬值,以及5月以来出口价格水平的上扬(图表6),可能对此产生了关键的影响。中美贸易战蓄势之际,对美出口可能还处于“回光返照”的状态中。
 
目前,出口高增势头难以持续已是一致预期,中国制造业PMI的出口分项也已展现了景气下滑的情况,在出口数据上的验证可能只是时间问题。考虑到通常每年11、12月是集中签订下年订单的时候,而如果对美出口的2000亿商品关税上调到25%,可能导致出口企业的利润水平无法覆盖,因而我们判断出口数据的明显下滑可能在11月或12月开始呈现。
 
短期内人民币汇率进一步贬值的空间较为有限,其对中国出口的推升作用面临较大的不确定性。目前,人民币汇率临近“破7”,已经处于较敏感的点位,此时叠加国内外资本市场的震动和信心受挫, 政策上进行逆周期调控的诉求势必增强。而美元指数,一方面,受到美国经济“一枝独秀”、美联储释放鹰派加息态度、欧洲银行业问题担忧上升等因素的支撑,美元强势的基础仍在,另一方面,这些问题很大程度上已在市场预期之内,叠加美股陷入调整亦影响市场对美国经济和加息前景的预期,美元再度大幅走强的可能性也不大。综合来看,美元在美国中期选举之前可能处于震荡状态,在此背景下,预计人民币汇率也将在6.9-7之间震荡。
 
而较大的不确定性可能在中期选举之后,共和党能否保住众议院,将对美元走向产生较大影响。倘若特朗普保住了众议院,市场对美国经济的预期或将更乐观,从而对美元形成明显推动(新一轮“特朗普行情”?),届时人民币汇率可能顺势破“7”,尤其是那时市场已经适应和接受了一段时间。但若相反,特朗普没能保住众议院,则美元或将显著走弱,从而对人民币汇率和中国货币政策的独立性构成利好。
 
三、进口的价格支撑有所减弱
 
进口的价格支撑减弱,内需呈现一定疲态。9月中国从除东盟之外国家进口的拉动均有所下降(图表7)。从主要大宗商品进口数量来看,中国对铜材、金属加工机床、成品油及鲜果干果的进口量有所提速,而对汽车、钢材、纸浆、铁矿石、原油及谷物、大豆、食用油的进口量均有减速(图表8)。从结构上反映的情况看,内需已出现一定疲弱迹象。价格上,中国进口钢材、纸浆和谷物的价格贡献有所提升,其它商品进口的价格贡献均有下降,价格因素对进口的支撑作用也有所减弱。
文章原载于“莫尼塔研究”微信公众号(2018年10月12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