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钟正生 > 假如英国无协议脱欧

假如英国无协议脱欧

文 | 钟正生 张璐 
距离2019年3月29日英国脱欧的大限越来越近,而英国脱欧协议的谈判依然在艰难中行进。11月25日,欧盟除英国外的27国领导人一致通过了英国脱欧协议草案。这份草案涵盖了未来英国与欧盟在贸易、国防等领域的合作方式。尽管对外取得了长足进展,但这份草案在英国国内却遭到了严重抗议——新一轮内阁成员辞职、保守党疑欧派呼吁启动对首相的不信任投票。这意味着,即便获得了欧盟27国成员的通过,脱欧协议能否在英国议会通过仍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图表1)。
 
英国国内对脱欧草案争议的核心是关于北爱尔兰“保障协议”的内容。为避免英国脱欧后,北爱尔兰和爱尔兰之间出现硬边界,英国和欧盟曾于2017年12月协商同意,如果双方最终没有达成长期贸易协议,且没有延长过渡期,将启动“保障协议”(Backstop)。草案规定,保障协议启动后,不仅北爱尔兰,整个英国都将与欧盟组成临时关税同盟“单一关税区”(Single Customs Territory)。当然,北爱尔兰与欧盟的关系将比英国其他地方更紧密,受欧盟单一市场规则的影响程度也更大。且英国没有单方面终止保障协议的权利,这触及了英国“脱欧派”的底线:一方面,脱欧初衷是让英国脱离欧洲的控制,但保障协议可能意味着英国在未来数年仍要遵守欧盟的规则;另一方面,在英国内部对北爱尔兰实施不同的贸易政策,可能致使英国“分裂”。
 
而英国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上升,源于部分脱欧派议员开始萌生一种幻想:如果无协议脱欧,那么英国就不必向欧盟做出任何让步、也不必支付费用。他们相信,即便不签订任何协议,依靠市场的自发调节,英国也一样可以在欧盟之外取得繁荣,因此对无协议脱欧的过度担忧更多是危言耸听。最新一期的《经济学人》杂志将脱欧称为“英国在现代民主时代遭遇的最严重的国内危机”,比1976年英国接受IMF援助、1931年金本位危机所导致的政治崩溃更为糟糕;且一旦无协议脱欧,英国或将真正陷入深渊。我们认为,至少从以下三个方面的冲击来看,无协议脱欧是英国无法承受之重。“没有协议也要好过一个糟糕的协议”作为特里莎-梅最初的对外谈判策略,如果在国内被议员们信以为真,那将是荒谬的、也是小概率的。
 
冲击一:制度撕裂
 
无协议脱欧相当于一夜之间撕毁45年来与欧洲大陆的一系列制度安排,这对英国的日常生活将造成极大冲击。以当前英国政府所表现出的软弱无力,很难应付由此带来的混乱。这些混乱可能包括:1)英国将被突然终止在数十个欧盟监管机构的成员资格,将由此丧失管理放射性材料贸易、国际电力市场、金融结算、航空、药品管制、移民控制等很多方面的规则。2)英国将放弃对欧盟的390亿英镑(500亿美元)债务,这会大大损害英国的国际信誉。3)在英国的欧盟公民及在欧盟的英国公民的居住权将在一夜之间消失,转而受当地移民法律的约束。2017年末,在英国的欧盟公民超过300万,在欧盟的英国公民近100万。尽管遣送滞留公民回家是一个可能的选项,但在英国对欧盟债务违约的情况下,很难想象欧盟会有多大程度的配合。4)在爱尔兰边境问题上如果未能达成协议,将对维护北爱尔兰和平的“贝尔法斯特协议”(Good Friday Agreement)构成考验,导致武装冲突重燃的可能性上升。
 
冲击二:关税抬升
 
无协议脱欧带来的另一显见影响是在贸易层面。英国凭借欧盟单一市场成员国身份所获取的最纯粹的贸易关系,将被WTO的标准条款所取代。英国与欧盟之间的进出口将征收关税:大部分工业产品的关税为2-3%,汽车关税为10%,大部分农产品的关税在20-40%。根据英国工商业联合会的测算,无协议脱欧后,欧盟对英国出口将面临5.7%左右的贸易加权平均关税,英国对欧盟出口将面临4.3%的关税;且在WTO规则框架下,双方不能简单地彼此降低关税,而必须要么签署一项成熟的贸易协议、要么不偏袒地降低对所有国家的关税。不仅如此,在与欧盟以外国家贸易时还会遇到更大问题:目前英国与所有其它国家的贸易协议都是通过欧盟谈判达成的,对这些有贸易协议国家的出口约占到英国出口总额的16%。且事实上,一些国家已经开始对脱欧后英国的WTO成员国地位产生质疑,因为其最初是作为欧盟的一员而加入WTO的。
 
尽管企业会对关税上升做出调整,最终可能不会对英国多数产业造成致命打击——像无协议脱欧的支持者所希望的那样,但这个调整过程势必是痛苦的。当然,也有经济学家建议可以索性取消所有关税,极大地增进英国消费者利益。但真若如此,英国受到进口关税保护的农业和大部分高端制造业将面临萎缩,这个后果英国是否也做好了准备?
 
此外,无协议脱欧也会使英国在海关方面遇到麻烦。海关法案规定,英国将建立独立的海关制度,对每一个与其没有特别协定的国家施行相同的关税。据英国税务海关总署(HMRC)估计,无协议退欧下,将有约130,000家英国企业需要为出口到欧盟的贸易,首次处理海关问题。由此,英国将大概率遭遇港口拥堵与货物短缺的困境。
 
英国与欧盟的企业也将失去在对方国家销售服务的资格。在英国与欧盟的全部贸易中,服务贸易占比达到31%,在英国与全球的贸易中这一比重达到35%。而WTO在服务贸易方面的规则是非常粗糙的,从而欧盟可以轻易阻碍英国公司在欧洲大陆继续提供服务。英国金融业也会面临难题,伦敦作为欧洲最大的交易和清算中心,其大型银行将不得不在欧盟其它国家建立基地;英国票据在欧洲其它国家的兑付也需要重新协调,据贸易机构Cityuk估算,这可能会影响到26万亿英镑的金融衍生品。
 
冲击三:英镑急贬
 
与关税壁垒上升相伴地,英国企业的利润增长将受到压制、通胀上升的压力加大,2016年以来英国经济逐渐呈现出的“增长走低、通胀走高”格局或将进一步凸显。2015年英国宣布脱欧公投以来,英国GDP同比从2014年底3%的水平,下降到今年三季度的1.5%,从G7中增长最快的成员国滑落到增长最慢的成员国之一。即将脱欧对英国经济的冲击尽管没有市场早先预期的那般严重,但也实实在在地发生着。同期,英国CPI同比则从0.5%上升到2.4%(部分源于英镑贬值),这带动英国央行也步入了加息的行列,分别在2017年11月和2018年8月上调基准利率0.25个百分点。
 
无协议脱欧带来的经济失序,及由此而生的高度不确定性,更将是英镑的灾难。在脱欧背景下,2015年以来英镑对美元已累计贬值17.3%,在主要货币中仅次于新兴市场的墨西哥比索、阿根廷里拉和巴西雷亚尔。有外汇交易员预计,如果无协议脱欧,英镑对美元或将从目前的1.3左右进一步下跌至1.2以下,甚至达到和美元持平(图表2)。研究中有一项经验法则,认为英镑贬值10%,最终约导致英国的消费价格指数上升2%。那么如果英镑兑美元汇率降至1,英国CPI或将上升到超过5%。不仅如此,英国是一个经常账户大幅赤字(经常账户赤字占GDP达到4%),而大量依靠金融账户资金净流入的国家。无协议脱欧从阻碍资金流入的角度,也会推高英国的利率水平(图表3)。届时,经济下行、通胀攀升、汇率急贬、利率走高,在这样的基本面组合下,英国的宏观调控政策或将举步维艰。
文章原载于“莫尼塔研究”微信公众号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