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钟正生 > 2018年财新中国PMI报告:就业呈现明显好转

2018年财新中国PMI报告:就业呈现明显好转

文 | 钟正生 张璐
2019年8月,财新中国制造业PMI录得50.4,较上月进一步明显反弹0.5个百分点;2019年8月财新服务业PMI录得52.1,较上月小幅回升0.5个百分点。财新中国综合产出指数录得51.6,较上月进一步回升0.7个百分点。随着逆周期政策的加速推进及效果渐显,中国经济下滑态势有初步修复迹象。服务业在就业吸纳、价格表现、以及企业信心方面,都与制造业呈现出明显分化,体现经济转型的车轮向前推进。8月就业表现较为突出,可能与当前企业库存和产能处于低位密切相连,但企业信心总体上依然低迷,短期还看不到投资大幅扩张的迹象。经济下行压力具有长期性,中美关系不稳定状态下,着眼高质量增长的逆周期政策需持续加码。
 
一、制造业PMI升至扩张区间
 
2019年8月,财新中国制造业PMI录得50.4,较上月进一步明显反弹0.5个百分点,制造业景气度回升,并进入扩张区间。8月中国经济景气度呈现修复,主要由企业生产环节带动,就业收缩态势明显缓和。但需求未呈改善、外需下降较为明显,企业补库存依然偏向谨慎,企业家信心未现增强,工业价格水平趋于下降。受库存水平极低驱动,中国经济有短期回温迹象,但下行压力具有长期性,中美关系不稳定状态下,着眼高质量增长的逆周期政策需持续加码。具体地:
 
1 制造业需求受出口拖累
 
8月制造业新订单指数较上月略有下降,但保持在扩张区间。分类数据显示,消费品类的新订单增加,中间品类与投资品类减少。而新出口订单指数显著下挫,创今年以来新低。8月主要经济体中,美国制造业PMI十年来首次跌破荣枯线,欧元区和日本虽有小幅回升但仍处于低位,全球需求减弱。同时,中美贸易争端升级,对企业预期形成新一轮打击,导致出口订单下降。而“抢出口”并未成为主导性因素。外需下滑而新订单指数平稳,意味着内需应有所好转。结合我们草根调研情况来看,8月汽车、家电需求有所好转,而基建、地产需求保持稳定。
 
2 制造业生产、就业呈现明显好转
 
8月制造业产出指数连续第二月回升,创4月以来最好水平,月内产量上升的厂商普遍表示原因是客户需求出现转强迹象。就业指数大幅向上,已十分接近荣枯线,部分厂商因需求上升而增加用工,另外一些厂商则通过降成本和提升自动化水平,消弭了用工扩张。生产和就业的明显好转,是8月制造业PMI的最大亮点,可能侧面反映了当前制造业库存水平极低,对于需求好转有较高的敏感性。
 
3 制造业补库存依然偏向谨慎
 
8月供应商供货时间指数再度下挫,企业供货更加拖延,受访厂商普遍表示,物流问题和供应商存货不足,导致交货迟缓。体现库存压缩对企业经营的制约显现。8月成品库存指数大幅反弹,跃上荣枯线,月内反映成品库存上升的厂商普遍是有意提高库存量。不过,制造业采购库存指数小幅向下,处于收缩区间,意味着企业补库存行为依然偏谨慎。
 
4 制造业企业信心依然不振
 
8月未来产出指数回落,属于本项调查历史最低点之一。受访厂商预期新产品问世和市况好转,将会带动产出增长;然而,中美贸易争端持续,全球增长势头减弱,令厂商感到担心,使整体乐观度受挫。企业家信心不振,预计制造业投资意愿仍然不强。目前制造业企业面临恶化的外部环境(中美冲突)与趋向友好的内部环境(定向宽信用等),持续强化后者是抵抗经济下行压力的重要发力点。
 
5 工业物价水平趋于下行
 
8月制造业投入价格指数显著下滑,跌至荣枯线以下。厂商普遍反映原料价格下跌,这是今年2月以来制造业成本负担首次出现下降,虽然整体降幅较小,但已是2016年1月以来最高纪录(与今年1月并列最高)。8月出厂价格指数连续第二个月小幅回落,并录得2015年12月以来最显著降幅。许多受访厂商表示,降价是因为销售竞争加剧,市况相对低迷。PMI的投入和产出价格指数显著下降,我们据此预测8月PPI环比或下降至-0.4%,对应PPI同比下滑至-1.1%。
 
二、服务业PMI小幅回升
 
2019年8月财新服务业PMI录得52.1,较上月小幅回升0.5个百分点,服务业景气略有好转,据反映,其原因普遍与新订单量增长有关。服务业在就业吸纳、价格表现、以及企业信心方面,都与制造业呈现出明显分化,体现经济转型的车轮向前推进。分项来看:
 
1 服务业新订单增长加速
 
服务业新业务指数小幅回升至4个月高点,继续处于高位。据受访企业反映,潜在需求转强,新项目带来商机,促进了新业务量增长。意味着稳增长的政策出台对潜在需求形成了刺激。新出口业务指数小幅回落,但仍处可观水平。月内出口销售增长的企业表示,原因与获得新客户、开拓新市场有关。意味着中美贸易冲突下,服务业企业转向其他市场较为顺利。
 
2 服务业就业吸纳继续增强
 
服务业就业指数显著反弹至2018年6月以来新高,并继续处于扩张区间。月内增加用工的企业普遍表示着力扩张产能,以及预期市况将会改善。服务业未完成业务指数略微下降,并处于收缩区间,积压业务量下降,原因普遍与企业加大力度维持高工作负荷有关。这也促使就业持续扩张。
 
3 服务业成本、价格显著上扬
 
服务业收费价格指数显著上扬,创2017 年12 月以来最高。加价的受访企业普遍表示原因是投入成本上升。而服务业投入价格指数进一步上升至3 个月来最高。据反映,成本负担上升的普遍原因是采购价格和人力成本上升。随着人口结构的演变和经济转型的推进,中国服务业与制造业产品价格呈现出明显分化。
 
4 服务业企业预期有所修复
 
经营活动预期指数进一步回升至5个月新高,尽管仍处历史较低水平。在潜在需求转好、新订单增长的情况下,企业信心较此前有一定回暖迹象。认为经营活动将会扩张的企业普遍表示,原因是预期市况改善,业务目标增长,以及投资增加。
 
三、中国经济呈现初步修复迹象
 
8月财新中国综合产出指数录得51.6,较上月进一步回升0.7个百分点,中国经济呈现边际好转,且仍处于2016下半年以来的景气区间内,相比于2015下半年、2014上半年、2013年中的情况是明显更好的。随着逆周期政策的加速推进及效果渐显,中国经济下滑态势有初步修复迹象。具体地:
 
1 需求平稳扩张,出口产生较明显拖累
 
综合新订单指数仅较上月略微上扬,但扩张幅度仍较可观。不过,新出口业务指数大幅下挫,创2018年12月以来最低,体现出口形势受中美冲突升级影响较大,并对整体需求增长形成了拖累。
 
2 就业扩张出现明显加速
 
综合就业指数大幅反弹,跃上荣枯线,并创2015年2月以来最高。就业形势的明显好转,可能与当前企业库存和产能处于低位密切相连。8月制造业积压工作指数达到2018下半年以来最高,就体现出制造业库存与产能的约束增强。不过,8月未来产出指数低位持平,体现企业信心总体上依然低迷,短期还看不到投资大幅扩张的迹象。
 
3 综合物价水平趋于下行
 
投入价格指数显著下滑,出厂价格指数也有所回落。当前制造业物价水平下行压力较大,而服务业物价上涨趋势明显,这体现经济结构转型与技术升级的必然趋势。但综合而言,制造业物价的下行趋势仍占主导,决定有限的通胀压力。尽管猪价进入快速上涨阶段,今年底、明年初的CPI大概率突破3%,但核心通胀攀升的驱动力并不强。
 
文章原载于“莫尼塔宏观研究”微信公众号(2019年9月4日)
推荐 0